约法热点干货实务轻松周末

《西部世界》里的虚拟谋杀是否该合法?

分类:约法热点发布时间:2016-12-10 00:00:00浏览:855

故事根据1973年的同名科幻电影改编。在遥远的未来,一座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建成,其中有西部世界,罗马世界,中世纪世界三大主题版块的机器人世界,它提供给游客杀戮与性欲的满足。这座巨大机械乐园的后台监控渐渐失去了对机器人的控制,游客被机器人杀死,所有想逃离者都被锁定。该剧的主题是:「人工智能获得自主意识」以及「未来世界的罪孽」。

 

 

美剧《西部世界》里玩家可在公园里任意杀戮

 

一切开始于一把刀、一个破碎的酒瓶。你扑向你的猎物,感受他的挣扎反抗,强烈的征服欲将你湮没。你感受到他的身体倒向你的重量,他血液的温暖。现在你的受害人正双目无神地看向你,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与你目光交汇。

数十年以来,VR(虚拟现实)一直存在于科幻小说家的想象之中,而现在,它终于迈进了现实。感官体验的各种可能性也随之而来——比如,不造成任何实际损害地“杀人”。Facebook致力于头戴式显示器的开发,Google近日收购了眼部追踪技术新秀Eyefluence,以提升自家VR技术的沉浸式用户体验。《鸟人》的导演亚历桑德罗和《荒野猎人》的摄影师艾曼努尔近日也宣布,将再次联手拍摄一部VR短片。

 

但这一趋势背后危机四伏。

沉浸式虚拟世界中的暴力所带来的影响应该被重新审视、质疑、研讨并受到监控。VR杀人成为现实以前,我们应该就它合法的可能性进行探讨。

 

 

西部世界里的两件事:Killing and fucking

 

我并不是想要扫大家的兴。在影视行业工作了近20年,我非常清楚,电影制作是一门最大化用户体验的艺术。导演对于演员一个词语的声调吹毛求疵,后期剪辑为了一秒钟的片段殚精竭虑,都是为了营造出最合适的情绪和氛围。

因此,我明白VR的吸引力,也明白它将故事讲得更加生动的意义。但我们必须正视它可能的危害,毕竟电影和游戏的主题都建立在冲突之上,谋杀与暴力就是这些故事的中心,而电子游戏中,单人射击则最受消费者欢迎。

这些血腥暴力所带来的影响尚不明确。虽然好莱坞制作越发血腥,市场上的电子游戏也越发暴力,但美国总体犯罪率有所下降。有研究证实,射击游戏可以放松身心,也有研究表明,它可能催生更多的现实暴力。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学家Brad Bushman的研究表明,连续三天玩电子游戏超过20分钟的学生,有更大的暴力倾向和更少的同情心。爱荷华州立大学心理学家Craig Anderson和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Wayne Warburton的研究表明,站在侵略者视角的重复互动,缺少针对暴力的惩罚机制,都是游戏过程中助长暴力行为的因素。大规模枪击事件的主犯,比如Aaron Alexis, Adam LanzaAnders Breivik,都是游戏狂人。

因为娱乐活动而引发的问题,古而有之。从柏拉图时,艺术的道德性就一直是辩论的热点问题。哲学家卢梭对电影院引起人类纠纷和堕落的潜在特质心存顾虑:观众们被限制在一个个单独的座位中。相反,卢梭更提倡能够强化社会团结的参与式节庆活动:生动的仪式才能凝聚热情的成员。然而今天,科技迈出了新的一步,它打破了两个世界的边界:一个是用人们的诡计与表演创造出的虚拟世界;一个是我们感知到的、在柏拉图洞穴中随着火光摇曳的现实世界。而随着沉浸式体验而来的,是复杂、不确定而又无限的风险。

 

 

西部世界里的反抗

 

人类是具象化的精神体,我们思考、感受、意识与表现都因为精神在肉体中寄存。而如果我们的肉体感知被劫持,我们识别身体状态和感知自己的能力被劫持,VR则会加强我们对游戏中性格的认同。“橡胶手错觉”实验已经向我们证明,在合适的条件下,人们是可以将一个无活动力的假体意识成一只真手的。(橡胶手错觉:受试者坐在坐姿前面,左手隐藏在桌子下方,同时在受试者左手上方的桌面上摆上一只足以以假乱真的、形状和隐藏手一模一样的橡胶手臂。在开始阶段,实验人员同时用刷子触碰真手和橡胶手,只不过受试者眼睛只能看到橡胶手的状态。一段时间后,受试者开始把橡胶手这边的“视觉”与真手感觉到的“感觉”联系起来。以致于当实验人员只触碰橡胶手而不碰那只真手时,受试者仍然会“感觉”到触碰。)2012年,一项研究发现,即便是一只拉伸到正常长度三倍的扭曲的虚拟手,人们还是可以将其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离完全的身体VR化只剩下最后一步。德国哲学家托马斯·梅辛革早已警告过人们,最后一步意味着什么,无人可知:“VR有可能会给脆弱的人们带来精神疾病的风险,可能会使人们在已经适应VR之后对现实生活产生一种游离感。另一边,在虚拟世界中,人们会趋向于贴合虚拟人物的性格。”(Metzinger, 20162007年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所做的一项调查印证了这个“海神效应”:研究发现,当一个人的虚拟形象更有魅力,现实世界中的这个人也会更善于社交;拥有高大虚拟形象的人们会在现实社会谈判中更有信心、更具攻击性。(海神效应指的是一个人的行为会受其互联网世界中的角色形象而改变。这个效应是以海神“波塞冬”可以自由变形的特征而命名的)。我们不得不猜想,在虚拟世界中的行为,也有可能会渗入现实世界中。

 

 

西部世界的创建者

 

在一个沉浸式的虚拟环境中,杀人是什么概念?当然,这个体验是可怕的,它令人振奋而又毛骨悚然。但是,扮演杀手的行为让暴力本身变得更为引人入胜,而在此过程里,我们把自己训练得残暴,对暴力侵犯熟视无睹。作为一个电影产业的工作者,能够创造一个幻想世界让我感到兴奋。但是作为人类中的一员,我觉得人们必须要小心:仔细考虑VR在心理学上的影响,考虑VR在道德和法律上的意义,如果有必要,建立一套VR的行为准则去规范这个新的世界。虚拟世界帮助人们扩展了意识的载体和载体的能力。但是,我们的物理感受会改变我们的精神思想。在我们可以深入的了解虚拟世界中的暴力会如何的改变我们之前,虚拟谋杀应该被谨慎对待、立法禁止。